關於部落格
目前要盡量填坑XDDD

  • 1214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綱攻祭《The Men, The Life》御題 《26. 一輪明月一抹紅焰》

l        澤田君繼承彭哥列之後

l        甜文有(應該(踹死

l        微黑暗風

l        綱攻祭《The Men, The Life》御題 26. 一輪明月一抹紅焰

l        配對CP:澤田綱吉x 京子

 

 

...京子。」

 

彭哥列第十代首領將剛踏進首領辦公室不久的女朋友一把抱起,緊緊擁住。

 

「你怎麼了?小綱。」

 

纖纖素手輕輕的在那頭淡褐色穿梭,輕柔的詢問。

 

...不,沒什麼...」唇邊勾起一抹淡笑。

 

真的沒什麼。只是京子妳的笑容如同天上的明月,在我迷失方向時,溫柔的指
引自己正確的道路。即使經歷過人間最黑暗的事情,仍舊不減嬋娟的清輝。

 

...嗯。」幾不可聞的回應。

 

其實,小綱你的笑容,就像是手套上的火燄。那樣的溫暖、那般的清澈。像是一顆毫無雜質般的寶石,閃閃發亮、純粹透明。即便看盡了人間最為污穢的場面,依然包容世間的過錯。

 

...就是我最為熟悉的人啊!

 

26.一輪明月一抹紅焰

 

01.

 

也許玉盤是高掛在天空,才能為迷途的羔羊指點迷津。

 

殺戮、血腥、哀號。

 

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。每天都會上演的固定戲碼,這已經成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。連澤田他自己也不知道,這樣的自己還有存在的必要嗎?

 

洗不掉的血腥味,空氣中漂浮的鐵鏽味。令人反胃的味道。

 

只有她,只有她的味道能讓自己安心。每每自己在旅途中迷惘,她總是會為自己引導正確的抉擇。

 

在看遍黑手黨的殘忍與卑鄙,京子仍擁有月娘般的溫柔。依舊以不變的笑容看待滿身罪惡的自己,像似冰蟾所釋放的柔弱光輝。照亮了眼前的黑暗,也給了一絲光明。

 

綱吉知道的。自己是個很卑鄙的人,雖然明白黑手黨是個怎樣的世界,心底也明白不能把如此高尚的女孩牽扯進來。但自己卻無法放開京子。

 

曾經自己問了一個不該提起的問題,但少女的回答總是出乎自己的意料。

 

「京子...,妳後悔當初選擇與我來義大利嗎?」

 

本以為,她的神情合該是泫然欲泣的表情。然後是不發一語的離開自己,踏出自己身在的世界。

 

然,她的回答令自己感到些許的雀躍。

 

「不會啊!小綱讓我感到幸福喔!」

 

燦爛的笑臉,十年來依然不變。當下自己暗暗發誓,紅焰將會成為保護月亮的騎士。而月亮則成為紅焰的支柱,同時也是天空的唯一。

 

02.

 

廣寒也需要紅燄的照耀,才能散發出若有似無的冰清。

 

恐嚇、挾持、綁架。

 

極有可能在自身上演的狀況。自從她成為了小綱的女朋友後,諸如此類的情況有增無減。不只自己覺得無奈,更是增加了彭哥列幹部的工作量。

 

最重要的是,小綱每次都會因此流血受傷,甚至徘徊於鬼門關前。京子納悶自己是否成為了彭哥列的包袱,亦或是重擔了呢?

 

內心的步步為營,週遭的緊張感。令人窒息的生活。

 

只剩他。他會溫和的安慰自己,甚至提供讓自己安心的屏障。次次自己無法下定決心時,他都會給予自己勇氣面對一切的困難。

 

在摸清了黑手黨無情與冷血,嘗盡了人間的悲歡離合,體會過了人情冷暖。小綱仍舊掛著十年如一日的笑臉,以寬闊的胸襟包容著人世的不公平。

 

自己有過愚蠢的發問,當時小綱的回答令自己感到窩心。

 

「小綱...,我會是彭哥列的累贅嗎?」

 

預想中的情況是小綱大聲咆嘯,毫不猶豫的點頭,而後撇下孤立無援的自己,不再給予關心。

 

但,他的理由令自己感動。

 

「沒有喔!京子的笑容就是我最好的動力來源啊!」

 

溫柔的語調,不曾有過變化。那時的自己決定,要以玉鏡微弱的光芒支持紅燄。而紅焰成為月亮默默守護的對象。

 

03.

 

世上能夠包容天空的,唯有瑤魄。

 

「京子!」

 

驚人的槍聲不斷,溫熱的血潑濺在身體的各個部位。這就是他所生存的世界,是個弱肉強食的空間。同時也是他厭惡的地方。

 

眼看重要的明月陷入危急,澤田綱吉不加思索的使用起手套的力量。下一秒,彭哥列的人員紛紛加入戰局支援首領的救人行動。

 

對京子下手的人是最近竄起的杰索家族的成員。如果可以,澤田並不想要當著京子的面興起這般殘暴的畫面。

 

他希望京子可以永遠的純淨。可以不要同他一樣,看透許多人類的陰暗面,歷經暴力、殘忍的場合。然而那終究只是個理想罷了。

 

他是最為明白不過。身為最強黑手黨未來的首領夫人,必須經過冷酷的歷練,不管自身的意願。沒有哪個黑手黨需要一位成天被人保護的首領夫人。

 

所謂的首領夫人是輔佐首領安定家族成員的存在。在整個家族中等同第二個天空,是必須讓人感到安心的人物。好似自己在黑暗中的一絲光輝。

 

他想京子清楚自己的位置所帶來的職責。看著京子力做堅強,他的內心有說不出的心疼。明明是正值豆蔻年華的少女,卻不得不肩負起如此的重擔。

 

由於事件發生後下意識所關心的,問句不加思考的脫口而出。

 

「京子,妳會害怕嗎?」

 

猛的發現自己的突兀,也於事無補了。但少女的回答總是令自己感到無比的溫暖。

 

「不會。因為我知道小綱會保護我的!」

 

少女的說法讓自己產生擺脫十年前「廢材綱」稱號的感覺,一如選擇來到義大利的信任。為了使玉輪長久的懸掛於天地間,永保純潔,紅焰將會不惜一切代價保護玉兔,如同玉兔對紅焰不變的信任。

 

04.

 

天地間可以理解桂宮的,只有紅焰。

 

「小綱...

 

為了除去杰索家族對彭哥列的威脅,彭哥列高層幹部決定連夜入侵其總部,進行夜襲。而首領亦要參與,沒有例外。

 

這就是她生活十年的地方。是個充滿危險的煉獄,每一步都是生死瞬間,任誰也不知道下一秒自己是否還存在這世間。

 

另一個原因則是上次發生的綁架事件,讓澤田心生戒備。他決不允許一而再、在而三的重蹈之前太過大意的錯誤。

 

京子知道。小綱為了保護來到義大利的自己,花了多少心思在安全措施規劃。僅僅是為了讓自己不受到任何一點的傷害。

 

如果可以選擇人生。她希望小綱可以不要與黑手黨有任何的牽扯,不要成天過著槍林彈雨的生活。但這就是小綱早已決定的命運。

 

自己的體認是最為深刻。小綱適合擔任任何一個組織的首領,他擁有比任何人都還要廣大的包容心,有著讓人為他效命的吸引力。這是天生的特質。

 

京子知道小綱的善良讓他不想使少年時期的好友們受到一絲傷害。清楚的知道小綱每天都接受著魔鬼般的嚴厲訓練,自己有著諸多說不出口的心酸。明明就是該展翅高飛的年紀,卻每天都要在生死邊緣遊走。

 

下意識的扯著正要跨步離去的澤田的衣袖,緩慢的說出堅定的話語。

 

「小綱,我會一直在這裡等你。一直...

 

意識到自己的魯莽,京子飛快的縮手扭絞著自己衣服的下襬。但少年的話語依舊是無比的溫柔。

 

「我會回來!一定!所以京子不要擔心了。」

 

「嗯...

 

少年的約定讓自己有了生存的重心,不再徬徨無措。餵了讓紅焰能夠驅逐明月另一面的黑暗,永存溫柔。玉兔永遠會在原地等待紅焰再度歸來,就算輪替無數次的季節,恰似紅焰對玉盤的溫柔。

 

05.

 

明月與紅焰,早已成為密不可分的存在了。

 

電視上或高級餐館常見的畫面。男子先是單膝半跪,然後是捧著一束紅玫瑰,等待著眼前的佳人接收。

 

「京子...

 

彭哥列第十代首領凱旋而歸後,馬上將內心想了十年的計畫付諸行動。向親愛的女朋友求婚,只准成功不許失敗的夢想。

 

「!」

 

...小綱!」

 

眼眶中早已盈滿了名為喜悅的淚水。京子久久不能自己,只能不斷的哽咽。

 

而後男子說的話語有別於一般的請嫁給我的老套求婚詞。

 

「京子,謝謝妳這十年來的信任與包容。從現在開始,可以允許讓我守護妳,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嗎?」

 

別出心裁的說詞。但心裡的緊張感已快破表了,從微微發抖的雙手可以瞧出些許端倪。

 

「小綱,謝謝你當初帶我來到義大利。希望我能一直在你的羽翼下安穩的生活,當你背後的支柱。我願意。」

 

澤田起初稍微呆愣了一下,隨後高興的將京子抱起旋轉。逗的人兒不停的嬌笑。

 

明月需要紅焰的保護,而紅焰則是依賴著明月。這是不變的定律,如同天地萬物的既定法則。任何一方都缺一不可。

 

所以小綱,我願意一輩子在背後當你的依靠。不論何時何地,我永遠會在原地等待你的歸來。

 

我會保護妳一輩子,京子。不論發生任何事情,我都會陪在你身邊守護著妳,與妳一起度過眼前的困難。

 

*Fin

 

後記

 

不算新風格的一篇

基數號是阿綱的視角,偶數號則是京子的視角。最後第五段則是兩人的視角以及阿綱的求婚過程(樂轉

算是清水甜文吧!!(灑小花)不過後面莫名沉重起來?!(踹飛

第一篇的綱京文就這樣華麗麗的被小的毀了...(掩面泣

不過還是請各位看倌大人們以歡樂的心情閱讀,謝謝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